亚洲已出现暂时性金荒:货币泛滥人民用脚投票
文:本站 发布时间:2015-01-22 浏览次数:

“从孟买到上海,以至香港、曼谷和新加坡,整个亚洲正经历数十年未见的黄金(1378.90,11.50,0.84%)抢购潮,金条、金粒已出现区域性短缺,起码需要10至20日才可完成‘西金东调’。”世界黄金协会远东区董事总经理郑良豪(Albert Cheng)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亚洲实金的强烈需求大大出乎全球投机者的意料,香港和新加坡的金条每盎司溢价高达3美元,同创18个月以来的新高。


为此,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紧急向瑞士和伦敦金库订购相当于平时4倍的实金,以满足零售和交易需求。本地金行交易员透露:“月底之前都不会有新的黄金入港,如果客户有耐心,最快1至2周才可兑现。”


国际金价在亚洲实金需求的推动下,从上周一每盎司1320美元的低位强势反弹逾100美元,亚洲交易时段一度高探1450美元。


“谙熟市场心理的华尔街大佬们,原本指望乌合之众的散户在金价暴跌的惊吓中,乖乖放弃买入黄金的任何念头,迫使实物持有者们恐慌性抛售。事实证明,全球货币泛滥的恶政,对亚洲百姓的惊吓远胜于金价暴跌。在实物黄金与泛滥纸币间,人民正在用脚投票!”宋鸿兵[微博]在其近日微博中,如是所言。


香港“西金东调”


“北至上水,南下铜锣湾,东到观塘,西达荃湾,整个香港到处经历购金狂潮,大批本地市民和内地游客无论金条、金粒还是金币,见金即扫。从业三十年来未曾遇见。”六福珠宝主席兼行政总裁黄伟常透露,公司位于广东番禺的工场正通宵加班,希望短时间内补给更多金饰到港,迎接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黄金周,他预计今年假期生意将同比劲升1至2倍。


除去零售层面,本地银行也罕见出现抢金潮。恒生银行结构性财资产品及外汇业务主管张耀光接受本报专访时回忆:“4月16日开始,投资者眼见金价在1320美元启稳,开始大量买入金条和金币。以澳洲鸿运金币为例,5000港元一枚,来自内地和印度的客户,50枚起买,单笔交易额高达25万港元;19日全部售罄。”


张耀光介绍,因应金价波动,恒生已提前向澳洲珀斯铸币局下单,首批金币已于4月24日入库。“幸好早有补货,若现在才向澳洲订货,只怕两周都无法到货。”


为应付黄金短缺,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紧急向伦敦和瑞士金库购入4倍于平时的金条。理事长张德熙在回应本报查询时说,金价大跌刺激本地黄金交易,单日成交倍增至1600亿港元。


他指出,目前实物黄金库存已全数沽清,贸易场已下单“西金东调”,希望可满足黄金零售的基本需求。


机构、散户分歧


据媒体消息,在泰国曼谷华侨聚集的商贸中心耀华力路(Yaowarat),历史最悠久的Hua Seng Heng金铺不得不发行临时兑换券,鼓励买家在4月24日延迟取货。在印度孟买,准新娘们不惜提前一年置办黄金嫁妆,只为锁定2年多来的最低金价。


“亚洲已出现暂时性‘金荒’,以散户为主的消费者正用‘血肉之躯’构建起一道金价防线,买家必须付出额外溢价才能优先买到实物黄金。”郑良豪介绍,全世界实金储备集中于伦敦金库,400盎司的金砖理论上3日内可开仓付运,但公斤条黄金和金粒必须熔炼加工,最快也需10日才能运抵亚洲市场。


郑良豪认为,西方投机者利用期货工具大手抛售黄金ETF向市场传递强烈的沽售信号,引发20%的技术性调整;东方投资者却用实际行动证明:“黄金仍具备投资价值”。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的监测,亚洲交易时段内,投资者趁低吸纳黄金ETF,市场已初现逆转,买盘在最近数个交易日略微超越卖盘,黄金合约销售以散户为主,机构投资者补仓仍较为审慎。


基金经理黄国英解读,实金购买者毫无杠杆压力,由空仓购入即使金价再跌也损失有限,只要金价接近1400美元,就会触发大量购买承接。但若从机构投资者的角度,金价暴跌已彻底颠覆了黄金投资的风险管控。


“金价暴跌,我在1540美元止损平仓,又在1440美元附近补仓1/4,之后的波幅让我在48小时内损失超过100万港元。”谈及后市部署,黄国英表示逢低会买2、3张期货入场,有20美元利润立刻清仓,黄金已不再适合长期配置的投资组合。